心殇淡念

花,总是会凋零的。但我,还想在等你。

【瑞金】花吐症

第一次写瑞金文,不喜勿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花吐症   双向暗恋

  凹凸大赛中出现了一种病症,患病者因暗恋却无法说出口,暗恋情结会转为花朵,口吐花朵,并越来越虚弱,直至死亡,救治的办法也不难,需要所暗恋之人的吻,或忘记自己暗恋之人。

  “所爱之人吗?在如此残酷的比赛中,还有爱情,真是愚蠢。”凯莉听说后,对金诉说。

  “咳咳。”金的咳嗽并未引起凯莉的注意,金转过头,用手捂住嘴,口中的花瓣从手指上跌落。金慌忙地收拾了一下,以往长的笑容对着凯莉。

“可是我觉得在如此残酷的比赛中,所得的爱情不是很珍贵的吗?”

“真是无可救药啊,你个笨蛋”凯莉气呼呼地坐着星月刃离去。

  是啊,自己的确实无可救药了,自从上个月从口中吐出花瓣后,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。朝后的墙壁跌坐下去,仿佛灵魂被抽离了一样,看着手上的紫罗兰,仿佛看见了格瑞那双冷静的双眼。

他不想死,他还想活下去,他还想找到姐姐。但,如果被格瑞厌恶的话,是不是比死还难受?金不敢赌,他不敢赌自己对格瑞的爱是否能得到回应,他怕,怕自己与格瑞之间会出现一条裂缝,裂缝会愈来愈大,直至两人彻底分裂。如果这样,还不如陪在格瑞身边,以朋友的身份看着他,直到死去。

轻轻拾起跌落的帽子,重新戴回头上,似从未发生什么,只有飘飞的花瓣在诉说着一切,紫色的花瓣染上了泥土,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。它会化为泥土,那么自己呢,是否也会如花瓣一样,消逝在这?

此时,格瑞看着手上的花瓣,金色的向日葵,就好像自己的发小一样,天真烂漫。想到这儿,格瑞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随后消失不见。拾起花瓣,离去。

  躲在树后的金看着一切,脸上有些惊讶。

  原来格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,明明格瑞的微笑自己从未见过,格瑞这么温柔的笑,他绝对很喜欢那个人啊。是谁?是谁?是谁值得拥有格瑞的爱情啊?自己,绝对不可能。绝望的倒在草坪上,左手遮住了双眼。正值中午,阳光有些火辣,但金却感受不到,他只觉得周身的冰冷,冷的可以将血液冰冻。

“咳咳......”口中突然涌现大量的花瓣,鲜血随着花瓣,划过唇瓣,妖娆的染红的金洁白的衣裳,嘴中弥漫着铁锈味,喉咙痛的无法发出任何声响,泪水无声的划过少年白暂的脸颊,滴落在泥土之上,又很快的消失不见。

喉咙好痛,可比不上心上的伤痛,就好比有一根针,戳在心头,即使伤口很小,但留下了撕心裂肺的痛苦,好难受,好难受。肺上似乎缠上了花的根茎,勒住自己,让自己无法呼吸。

下起了倾盆大雨,浇透了金,草坪上的血迹被洗刷不见,唯独身上的血迹无法被雨带走。当金回到了住所,紫堂幻正在计算最省分数的办法。听到门开的声响,抬头看去,吓了一跳。

“金,怎么了,身上的血迹怎么回事,是受伤了吗?”紫堂幻焦急的问。

  金轻轻摇了摇头,拿过紫堂幻手上的毛巾,擦着头发。

  凯莉刚好回来,见到金那惨不忍睹的衣服与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,将原想调侃金的话语咽了回去,赶忙问道:“金,你怎么了”

  金摇了摇头,刚张开嘴,口中的花瓣跌落,花瓣惨兮兮地飘落在地,正如金一样。

  “花吐症?”凯莉有些震惊。

  金点了点头。

  “多长时间了?”凯莉一改往日的嬉笑,用严厉的语气问金。

  “两个月半了。”

在金说话时,他的口中花瓣飞扬。

“唔!咳咳......咳”

鲜血再次从口中溢出,花瓣比往日更多的飞出,花瓣与鲜血混杂,显得更加妖艳。可吐出花瓣的人无法欣赏,跪坐在地,双手用力捂住喉咙,凯莉与紫堂幻被吓了一跳,连忙扶起金。

“金!金!快醒醒!”凯莉惊慌地拍着金的脸颊,金的双眸有些失神。

  “金!你喜欢谁!”

  金摇了摇头,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的走回房间,在两人的注视下关上了对于金有些感到重的门。

  格瑞正在刷怪,突然,抑制不住口中的花瓣,铁锈味溢满口腔,抬手擦过嘴唇,手套染上血迹,花瓣潇潇洒洒地飘下。

“格瑞。”

  远处传来声音,格瑞冷眼看着嘉德罗斯。

“来陪我打架吧!”嘉德罗斯兴奋的说。

  “走开,嘉德罗斯”格瑞冷冷的说。

  ‘“如果我去把那金发的小子抓过来玩,你说......唔。”

  嘉德罗斯的脖子边缘赫然出现了烈斩。

  “嘉德罗斯,我警告你不许动金。”紫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杀气。

  “这才像你嘛!”嘉德罗斯的声音充满了兴奋,手中的大通棍也显现出来了。

两人之间的火药味更重了,突然,格瑞口中开始溢出花瓣与鲜血。嘉德罗斯吓了一跳,仔细一看。

“花吐症?”嘉德罗斯有些震惊。

 “不关你的事。”格瑞冷冷的说道。

“格瑞,今日我不与你打,我不与受伤的人打架,因为即使赢了,也很不公平。等你好了后,我回来找你。”

说完,嘉德罗斯头也不回的离去了。

此时的金已经说不出话了,他的眼神有些迷离,眼前也出现了幻觉。

双手像溺水者一般,想抓住眼前那个白色的人影,却无法碰触,只能看着对方的背影越行越远。

已经说不出话了,难道,难道就要在这死去了吗?我究竟还在渴求什么,明明,明明知道,他不会回来。我究竟在渴求什么?难道还是不死心吗?金绝望的想着。

紧关多日的门打开,消逝多日的阳光小心的走入房内。金重新张开疲惫的双眼,看着熟悉的人焦急地抱起自己,唤着自己的名字,金笑了。在最后,还是幻想到你吗,格瑞?

格瑞没有想到,金比自己病的更加严重。原本只想再见金一面,将自己的情感诉说给他,却没想到看到金靠在床边,身边堆积着花瓣。

“格瑞,格瑞。为什么你不知道我爱你呢?”金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格瑞听到后,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金对自己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“金,我也爱你啊。”

说完,格瑞吻上了金的双唇。

良久,格瑞才停下,看着金,紧抱住了他。突然口中吐出了一朵完整的紫罗兰。

“格瑞,我可以再亲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[酒茨]淡忘(一)

第一次发文,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请谅解。第一篇有些短,我会越更越长的。
  “挚友!”
  “啧。”酒吞不理那只白毛团子,提着酒葫芦,转身就走。
  茨木童子见酒吞离去,加快脚步,跟上酒吞。
  枫叶林依旧是那么的红艳,鬼女红叶依旧在痴痴的等待着晴明来爱上她。
  好不容易追上酒吞,兴奋地朝酒吞扬了扬手中那壶桃花酒。
  “过来吧,茨木。”酒吞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  “好的,挚友。”
  茨木坐在酒吞身旁,看着他将一壶酒全部喝下,醉的不省人事。
  看着酒吞那精致的容貌,茨木忍不住,小心地凑近酒吞的唇,想吻下去,却听见那人的梦呓。
  “红叶,红叶,为什么你只爱安倍晴明,他有什么好的。”
  金色眼眸黯淡了,离开了那张让他暗恋的脸,心中也疼痛不已。
  茨木童子啊,你就算怎样和酒吞靠近,他也不会看你一眼,他爱的是红叶,从不是你。与他靠近,只会被越推越远。站起身,离去,只有那铃声在回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想加群的朋友可进来,但式神只能有一个,有cp:双龙,狗崽,竹辉,桃樱.......